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番外:喜福会(下)


发布日期:2021-09-28 08:05   来源:未知   阅读:

  燕绥很快就知道了容楚躺在他床上是在等谁——身后忽然安静了很多,气温以难以察觉的速度在下降,对面高柜上白玉瓶中今早刚摘的鲜花变得硬挺,仿佛镀上了一层晶莹通透的光泽,仔细一看却是细细地凝了一层冰,而帘子上垂下的水晶珠不再摆动,冷光流转如钻石。

  他转身,便看见白衣银发的男子,点尘不惊地迈过门槛,他看上去依旧如当年一般高冷疏漠不爱人间,臂弯里却违和地拐着衣着华美容貌艳丽的女子,果然是老相好宫胤和景横波也到了。

  景横波揽着宫胤,深红的裙裾飞扬,时时刻刻都是镁光灯下走红毯的姿态,款款进门来的时候,宫胤还不忘记顺手替她提了提宽大的裙摆,而景女王则一脸明星范地和文臻太史阑招手:“哈罗,哈罗,达令,你们都好吗!”

  文臻正要扑上去,噗地一声笑出来,太史阑早已走到一边,双手抱臂,闻言呵呵一声,道:“怎么不好?我和蛋糕美貌如昔,只是你好像老了一点?”

  “哪有。”文臻立即反驳,装模作样地上下打量,“大波天生丽质,哪那么容易老,也就是多了几根白发而已。”

  她笑吟吟看景横波,景横波却并没有尖叫,嗤地一声笑:“又合伙DISS我!哪来的白发?我今早出门前照了一个时辰镜子,别说一根白毛,你找得出一点不完美我把王位给你!”

  她一习惯性捏脸,文臻就习惯性去摸她的胸,旁边太史阑习惯性转头就走,三位夫君,宫胤一抬手,容楚一笑,燕绥衣袖已经向景横波拂了过去。

  景横波和文臻的手都顿住,面对面相视一阵,忽然齐齐一笑,景横波张开双臂,文臻扑了上去。

  扑上去的时候,还把想走到一边的太史阑一拽,竟生生拽得她一个踉跄,也一头扎进了三人组。

  容楚凝视着太史阑的背影,唇角一抹微笑,想着这惯来抗拒和别人太近接触的女子,现在的姿态却是很放松呢。

  她就像没看见,语气轻快地道:“嘿,通报一下这十年战绩。我当了丞相,百官第一,得了一个强迫症老公,和两个不省心的儿子,你们呢!”

  景横波:“我追来了世界上最好的男人!生了一个全天下最美的女儿!独占了这片大陆最广袤的领土,达成了咱们四人中的最高成就!”

  向来扮演煽风点火角色的文臻:“哎呀不要这样啦,十年不见见面就撕逼就闹哪样?要么大波你就谦虚一点……”

  容楚含笑对宫胤道:“看这重聚,真的很难想象,她们四人曾在一间陋屋里合住多年,且分离十年还念念不忘。”

  容楚双掌一合:“看来摄政王殿下于此深有体会?真令在下羡慕。在下就比较可怜了,从来没被太史打骂过呢,她只会对我说,夫君你辛苦了,夫君你且歇歇……”

  文臻呵呵笑着正想喷回去,景横波忽然将她的脑袋一按,重重地道:“……也好想你……你们啊!”

  文臻到嘴的话立即哽在了咽喉里,连想要也顺带DISS燕绥两句的太史阑也顿了顿。

  三人都没有再说话,太史阑直起身,将两人一左一右揽了,一只袖子往景横波眼睛上一按,一只袖子掠过文臻的颊,淡淡地道:“等会记得赔我衣裳。”

  三人这才在圆桌边坐下来,没留老公们的位置,都是不省心的,让他们自己咬去。

  景横波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道:“在你这逛两天,咱们就启程去尧国,尧国和大燕听说开战了,小珂抽不开身,咱们去看看热闹,要是大燕敢怎么的,咱们就把丫顺便灭了……”

  “既然尧国有事,那我就不留你们多住了,游玩几日就赶紧出发……”文臻还没说完,就听见景横波用一种十分幸灾乐祸的语气道:“最重要的是,打人这种事,仇人越多才越热闹,小珂在你老公手上吃的亏也不小,当然要带着她一起吃饭睡觉打燕绥啦!”

  嘴上说着大义灭亲的文丞相,真正安排起住宿来,也十分的公(护)平(短)正(心)义(机)。

  偌大的摄政王府,还是和以前一样简单粗暴的七进院子,套娃似的。燕绥和文臻并不住在最里面的七号院,因为燕绥嫌麻烦,现今的东堂也没有刺客敢靠近摄政王府十里之地,所以两人住在二号院,之所以不用一号院,自然是因为那院子当年曾被某人住过。

  这次文臻把女王夫妻安排在五号院,容楚夫妻安排在七号院。美其名曰五号院装潢华丽最符合女王气质,七号院最里面最幽静符合大帅的喜好。

  并没有护卫,也不指望谁能拦住这几位,只期盼距离的遥远能够让这几人发一发懒病。

  景横波听了,眼皮一抬,嗤笑一声。太史阑依旧面无表情,容楚微笑,春风明媚,流水生辉。

  当晚,摄政王殿下躺在床上等丞相大人临幸时,丞相大人却迟迟不归,让人传话说公署临时有要事今晚需要加班,请殿下先睡为敬。

  “如果你洗澡洗到一半忽然有人掉到你澡桶里看光你还要大喊你非礼,你说你洗不洗!”

  “如果虽然很美却是你老婆的闺中密友,且那位还有一位醋性和本事一样大的夫君,你洗不洗?”

  “一个人大不大过殿下我不知道,两个人就难说了。我就提醒你,你忘记了当年月下的光头吗?”

  这些年毒性渐解,睡眠比以往好了许多,只是没有文臻在身边,原以为要睡不着的,谁知道翻完七百三十八个身后,他竟然有点迷迷糊糊了。

  室内氤氲着淡淡的香气,是文臻常用的令他安心的龙息香,却又隐隐掺杂着一点别的淡而清的气味,非常细微,可等他察觉到这一点异常的时候,他已经陷入了睡眠。

  他和文臻的房间,机关和禁制非常多,谁也别想轻易进来,所以谁也做不了手脚。

  他望着头顶冰龙一般的横梁三秒钟,默然起身,伸手在床下一拍,那里还有备用的一模一样的床和被褥。

  已经迟了,一双纤纤素手撩起帘子,娇声媚语传入耳际:“殿下,女王陛下喊你嘘嘘。”

  燕绥就当没听见,身后人影一闪,什么东西越过头顶,不是香风,也没有气味,但他立即知道那是什么,下意识一闪身,那东西哗啦啦越过帘子,撞翻屏风,穿过横梁,射出门口,冰光闪烁间隐约一个圆圆矮矮的一大团影子。

  砰一声门扇被撞开,门外月光地里站着一个身影,此时燕绥已经看清了,飞出门外的果然是帘子后的恭桶,负手站在月光地里的是太史阑。

  恭桶时刻换新,是干净的,此刻正迎着太史阑飞出去,燕绥可不认为太史阑站在门外是为了迎接他的恭桶,随即便看见太史阑伸出了一只手。

  月光下伸出的那只手,修长,指甲光洁,一摆,一推,划一个圆润的弧,很有风范,像绝世武学大家对战前最为优雅有力的起手。

  没有掌风,没有气流,他可以确定太史阑没有使用任何真力,和马桶还隔着半丈远。

  大大小小,歪歪斜斜,每一块形状都不一样,有些落成了他脚下的粉末,有些却似乎想要盖上他的头。

  燕绥还没舒口气,想着大帅爱玩马桶就送她玩,反正这只马桶他不要用了,看着就想起各种不规则碎片,简直戳心。

  “折腾食物,我家殿下可以半个月不吃;折腾水源,我家殿下也可以数日不饮;哪怕拆了房子呢,我家殿下睡不睡也没什么要紧……可是还能不如厕吗!”

  马桶最终恢复原形,月光地里的太史大帅宛如太极国手一般,云淡风轻遥遥一推,马桶就归回了原位。

  燕绥站在门口,对着床前明月光,转头看看还在微微颤动的帘子,生平第一次开始反省自己做过的事。

  他默默站了一会儿,本来也不是太内急,但眼睁睁看着马桶不断分尸又不断恢复,某种感觉反而汹涌了起来。

  这个马桶不能用了,外头倒还有厕所。王府太大,文臻为了方便护卫们,特地在每个院子都安排了公厕。

  燕绥去了二号院的公厕,刚关上隔间门,便觉身周一冷,随即眼睁睁看见文臻特制的便池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头顶有人悠悠笑道:“听闻摄政王殿下无所不能,想必也妙解音律,就是不知道摄政王殿下飞流直下三千尺时,是否也能奏出妙音一曲?”

  一张脸探了下来,月色里明珠生辉,容楚满脸写着“我很想听,还很想看,我就看看,我不动手。”

  以加班为名吃零食看小说并且早早睡下的文臻,在睡梦中听见动静,还没起身,就看见燕绥飘了进来,顺手将她一搂,文臻正疑惑着这老夫老妻的不至于分离一晚就相思难耐追到宫中吧?就看见燕绥草草一搂便放开,以一种看似淡定实则急不可耐的速度直奔她的帘后。

  过了一会,燕绥出来,依旧表情淡定,但是老夫老妻了,文臻可以轻易从他的眉梢眼角看出细微的放松和满足。

  毫无同理心的文大人,把案头上完全可以下个星期再讨论的国事往自己面前拖了拖,做伏案埋首状,又按铃叫人开会,虽然大半夜开会什么的不大人道,但是关于皇宫西北角一座冷宫因为长久没有修葺而掉瓦的事务很严重,万一砸到人怎么办?就算砸不到人,砸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嘛。

  文丞相从文件堆里抬起手来,撵小狗一般挥了挥,气若游丝:“老公啊,我这里有点忙,就不能陪你了,要么你里间宿舍睡一睡,放心,我们尽量不会吵到你的……”

  燕绥看似淡定实则悻悻地走了,他无法呆在太过吵嚷的地方,文臻立马推开面前山高的卷宗,“长夜漫漫正好搓麻!”

  “二条!痛啊,但长痛不如短痛嘛。你想想啊,积怨已久,千里迢迢来了,不给人家一个发泄的机会,这以后要想谈三边合作四方合作什么的,也难开口嘛。反正看在我这么大方的份上,她们也不会弄死他的是吧……和了!”

  路过儿子院子时,看见随心儿在院子外孤独地支开了自己的专用小帐篷,帐篷前挂一牌子:除我哥和当当哥外其余人谢绝入内。

  看见一个在湖边洗脚的少女,她身边一个小少年拎着毛巾和鞋等着,并挡住了他人可以窥看的任何角度。

  看见了一个少年叼着酒杯,笑眯眯地看廊前伴舞的妖娆舞娘,看似酒色不忌,眼神却极清明。

  可以想见,如果这群小少女少年不能如母辈一般成为挚友,那么彼此都会成为彼此的强敌。

  而因为他之前的一番操作,眼瞅着东堂成为众矢之的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随便儿的未来,也许会更加艰难一些。

  当然,如果他肯痛痛快快让那几个家伙出了气,以人家的身份地位,此事必然从此揭过,也绝不会影响到下一代。毕竟出身在那,必要的格局还是有的。

  接下来的几天,文丞相依旧以即将远行需要加班为由夜不归宿,而被老婆出卖的燕绥的日子也过得颇(水)丰(深)富(火)多(热)彩。

  燕绥看似维持风度实则颇有些艰难地在各类围杀中辗转腾挪。依旧看起来翩翩精致,风采不失,十分完美,当然如果不是黑眼圈已经挂到腮帮,那就更完美了。

  某一天晚上,当燕绥在自己横平竖直的桌案前,看似随意实则万分防备地坐下来时,已经有点不适应居然没有什么事发生。

  然而直到他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饭,并把每样菜都尝了一口,几乎已经饱了后,依然无事发生。

  燕绥放下筷子,忽然抬头,与此同时,五感出奇灵敏的随心儿已经道:“飞过去了。”

  头顶的声音越发清晰,大风鼓荡,似乎有什么从上空飞过,燕绥掀帘出门,呼地一声,满头黑发荡起,头顶上有笑声掠过,那微哑又懒又娇的嗓子,一听就是景横波的。

  一根绳索忽然从巨鹄背上垂下来,文臻在上面喊:“老公,现在上来还来得及!”

  随便儿在他身后阴恻恻地道:“好容易老婆不在家随便浪,又没了被打之危,傻子才会跟上去吧?”

  随便儿对随心儿道:“二狗子,你说的对,完全不追我娘回来后某人日子也不好过,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他追,然后有人绊住了他的脚步,比如抱着大腿哇哇哭爹你不要走之类的,然后他便可以勉为其难地留下了,这样又不得罪我娘,又能避免被打,据我观察,此时此地这个角色只有你能胜任,你记得演完这出戏后和某人要出场费。”

  倒不是一刻离不得文臻,但是如果这女人终于和死党聚齐,又终日处于和他有仇的死党夫妻包围中,天长日久被洗脑,来个长期旅游离家出走怎么办?

  喊他上去的并不是文臻,她被景横波笑嘻嘻捂住了嘴,至于声音为什么像到连燕绥都没听出来,是因为容叮叮很擅长模仿别人的声音。

  两个高手同时发力甩绳,绳子闪电般弹起,以一种语言无法描述的速度,带着燕绥呼啸飚上天际。

  随便儿随心儿两只大脑袋随着那道巨长的抛物线转过了整整三百六十度一个大圈。

  看见那只尊贵的弹丸飞过了头顶飞过了一号院飞过了占地百亩的摄政王府飞过了其后不远的同样占地百亩的宫门广场……

  大概在长达七八瞬之后,在皇宫后头那座绵延数百里的园林最深处,才响起一声彷如陨石坠落般的巨响。

  鹄行疾速,一日夜便到燕庆边境的定州,尧国帝后正在对大庆皇帝行复仇追杀之战,一路追杀到了定州,在鹄背上可以看见底下山脉间红黑色的军队纠缠交接,而大片鹄鸟承载着铁甲士兵呼啸而过。

  太史阑向来对战场最感兴趣,拿了个西洋远目镜看下头战局,前方是一座山,一线红色衣甲的士兵如火线般在山道间逶迤,太史阑的目光落在那火线的尽头,一方悬崖如顶盖遮住了下方的视线,她轻轻咦了一声。

  但是红甲是被追逐的庆帝军队,后方才是尧军,尧军又有鹄骑,便是绝崖有埋伏,也动不到尧军大部队……

  此时天色晦暗,山上植被茂密,距离又远,正常人是绝对看不清山石痕迹,但是文臻可以。

  很小的旋风,像一团花在山道上绽开,仔细看却是一片金黄落叶被卷上半空然后纷落,落叶影里隐约一条纤细身影。

  烟尘腾腾漫起,巨石当头而下,有人闪身而入,有人奋身救人,有人狂哭大笑,有人拼命自救,有人绝望等死……昏暗的视线和震动的天地里,有人大呼“君珂!”“皇后!”“主子!”

  只有那只提前降下的巨鹄,灰黑色的翅贴地俯冲,下一瞬一支裹着护腕的手臂伸出,肌肉绷紧,准确而又利落地一抄。

  “天啊,61456.com开奖直播,太史阑你嫁人了竟然话痨了!你刚才一口气说了24个字!24个字!你的嘴不累吗?”

  君珂眯着眼,一手抚着肚子,行云流水般在牌面一拂,“天大地大我牌大,钱。”

  麻将流水般的碰撞声一停,带来几声叹息,几张纸牌扔了出来,牌子上鬼画符般写着些字,分别是什么“通商口岸”、“大荒蛟兽皮十卷”、“东堂明铁”。

  这边停了停,那边哗啦啦声响未歇,麻将向来是家庭馆,女一桌,男一桌……孩子一桌。

  容楚宫胤随便儿景泰蓝正在鏖战,一边小一点的桌子上,随心儿容叮叮容当当阿回打扑克,随心儿不能忍受这么多人,却又莫名地想黏着容当当,便远远地一个人蹲在一座假山上传音。

  这里是尧国皇室的一处不为外人所知的别苑,说是别苑,其实就是整座山,道路奇峻,峰头尖尖如玉笋,每根玉笋之上都建着亭子,亭子与亭子之间有索桥连接,老公们一个,老婆们一个,孩子们一个。

  亭子之下就是郁郁葱葱的山林和半山云雾,隐隐约约有真气撞击的浑厚之声传来,在群山之间回荡不绝,成了哗啦啦麻将声中绝好的伴奏曲。

  “他挨了我一拳,我送了他两脚。”代打的景泰蓝起身让位,纳兰述掀袍坐下,啪地打出一张牌,“不亏!”

  白衣白发的人影一路飘下了山,本就清凉的山上气温再降,刚刚爬上十分之一山路,被赶回山脚,再次爬上一段路的燕绥抬头,就看见了久违的冰雪人妖。

  燕绥慢条斯理整理了一下袖子,两边袖口卷出一样的宽度,顺手取出一个面具端端正正戴上了,宫胤瞧一眼,猜测着纳兰述那一拳的战果,到底藏在面具之下的哪个角度?

  燕绥做好了一路打上去的准备,宫胤却在后退,一直退到山崖上坡度最陡峭,近乎直角的一段才停下,半山的云雾迤逦而来,他在云雾中衣带飘举如仙人,仙人伸手一抚,云雾忽然便化成一片细碎冰晶,簌簌落了山路一地雪白,而更多的云雾游曳而来,却在弥补上那处缺口之前又化为无数碎雪,那一片冰雪在山路上也如云雾蔓延,转眼间就延伸至燕绥脚下。

  吱吱嘎嘎细微冰冻之声响起,山路上方的悬松迅速垂挂下长长的冰棱,散出一片濛濛白雾,山路上平滑一片,成了苍蝇也会滑脚的坚实冰面,而那些雾凇一般的植物垂落的冰棱枝干,天然组成了一片坚冰藩篱。

  寻常山路也就罢了,对燕绥这样的高手来说,顶多难走一些,这一段却近乎直角,燕绥要想上去,只能靠武器和双手来爬了。

  燕绥抬头看看那段溜光水滑的路,并不认为这是大神有意无意的放水,随手折了一根树枝,轻轻松松便插进了坚硬的冰面,一路攀援而上。

  只是那一路上雾凇的冰棱横七竖八,十分不对称,看着难受,他不得不时不时停下来砍伐整理,速度自然要慢一些。

  曾经斗法数次,宫胤也足够了解燕绥,知道这一段路便是冰雪筑就,也不过燕绥几个起落,唯有将那路边草树都乱七八糟横在他面前,才能阻住他的脚步。

  虽然得罪了三个小姨子,但和景横波宫胤并无要命冲突,甚至还隐隐互相帮过忙,颇有几分惺惺相惜,宫胤又是个除了景横波什么都不在意的性子,所以揍他也就走个过场。

  得罪君珂狠一些,但君珂是个大度的,纳兰述又是个明朗性子,看在连襟的份上,一顿架差不多了,如果一顿架还不解气,那就两顿。

  唯独容楚。他得罪太史阑太狠,容楚性子又最记仇,怕不早就摩拳擦掌在这等着了。

  燕绥刚一抬头,就看见容楚把一个牌子插在了山道上,牌子上的字还没看清楚,哗啦啦,一桶什么东西就倒了下来。

  燕绥鼻端嗅到了一股浓烈难闻的油味,只好后退避开,那油是青黑色的,十分厚重,瞬间盖住了冰面,山壁之上无所躲闪,燕绥只能退,容楚手一扬,一点深红火星从他掌中蹿出,落在那青黑色油面上顿时蓬地一声,蹿出深红的火焰,火焰顺着油迹化成一道火龙,转眼便直蹿而下。

  那火势如此猛烈,以至于底下一层的厚厚冰面瞬间融化,隔着一层石油,火与水竟然同时顺着山壁向燕绥扑来,宛如一红一白两条巨龙,在山道上乘云而下,蔚为奇景。

  燕绥可没心情欣赏什么奇景,水火都是无法对抗的自然之力,他又不愿意被弄脏衣裳,只好一退再退,还没退到底,上头轰隆声响,无数圆石穿过火龙,成为一道火石洪流翻滚而下,所经之处山道起火,花草成灰,燕绥无处落脚。

  落脚的石头周围,流淌着油黑的石漆,混着焦灰和残枝败叶的泥水,还在微微闪烁的小火种,不断有带火的石头砸下来,砸进冰块融化后堆积成的泥水石油坑里,溅出更多泥水和火星。

  一曲桑巴还没跳完,呼啸风声起,早就换上长靴的容楚穿越烟尘,当头一棒子狠狠敲下来。

  燕绥掠起避过,棍子擦肩,一个流畅的垂落,顺势敲在石头上,石头粉碎,溅起半丈高的焦灰脏水,饶是燕绥闪得快,袍角也脏了一大片。

  容楚又是极流畅地横身一抡,棍风笼罩一丈方圆,燕绥只好落往一丈之外,好及时整理他的脏衣服,一丈之外只有一处稍微干爽些,燕绥正要落脚,却隐约感觉那地面似乎微微有些塌陷。

  第一个字刚出口,燕绥就感觉到身后凉风侵体,他只好顾不得地面污秽,一点地再次腾身而起。

  景横波还在格格地笑:“小蛋糕,小蛋糕,你老公好羞涩哦!”又抛个飞吻给燕绥:“香水名叫玉照宫大道五号,我亲亲老公亲自给我酿造的哦……”

  身后“嚓”地一声,因为这一耽搁,纳兰述撕下了燕绥的大半截袍角加上半边裤子。

  黑影一闪,太史阑出现,纳兰述把燕绥的衣服抛过去,太史阑手一挥,那一堆衣服便化了灰。

  那一边纳兰述双手一拍,双手一分衣领,大声道:“连襟,裸奔丢份,穿我的!”

  片刻之后,烟尘散去,燕绥倒也看不出裸奔了,因为身上已经黑黑红红黄黄糊满了。

  山上亭子上,哗啦啦声响里,始终端坐不动,殷勤搓麻的文丞相,幽幽叹息了一声。

  君珂有点于心不忍地看见纳兰述一脸大仇得报模样上山来,正要对文臻表示同情,就看见她哈哈一笑,将面前的牌推倒。

  倒也不是黏老婆黏得非上山不可,实在是他怕文臻这个冷心肠的,和姐妹久别重逢,再被那群不怀好意的人精蛊惑,真生了什么结伴游历天下的心思,把东堂和他以及两个嗷嗷待哺(并没有)的儿子就此抛下怎么办?

  文臻又不像她那几个姐妹,君珂怜爱纳兰述,时担心他的身体,从不愿离他太远,景横波是个夫控,恨不得黏在宫胤裤带上,太史阑虽然不黏人,但是容楚黏她啊,而且太史阑责任心重,永远不会抛下南齐。

  一只蜗牛爬树,树高三米,蜗牛每爬上十公分,就会滑下来九公分,请问蜗牛什么时候才能爬上树梢?

  衣服好脏。衣服上脚印,拳印,火烧印,泥巴印……和印象派大师代表画作似的。

  《山河盛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仗剑问仙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管l家婆今期玄机图  |   香港管家婆彩图大全集  |   188555管家婆一句活赢钱  |   www.587118.com  |   www.559339.com  |  


Power by DedeCms